首页 >> 偏方秘方

生物炼金手记第486章老和尚的反常

偏方秘方  2020年08月08日  浏览:0 次

生物炼金手记 第486章 老和尚的反常

燕赤霞四处挥剑,为了不让舌头上的粘液粘到自己也显得束手束脚。X

要不是那群奇人侠士手段出奇的高明,光他一人早就败退了。

‘道远大师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会是老妖怪还有别的手段吧,顾不了那么多了!’

“妖孽,需要猖狂,看我收你!”

说话间,咬破手指,在掌心画出一个太极图。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看我先破了你的躯壳!”

燕赤霞双手冒光,好似气势在瞬间改变。

也让道远一下注意力被打断。

“好强的法力!”

乾坤借法借得是谁的法力,以前道远看过电影后一直不知道,但在这时候他明白了。

因为他窥得了一丝一闪即逝的虚影。

这借法的对象是太乙天尊。

法光骤现,几道光团朝着古树打去。

道远猛然惊醒。

“不可!”

身如金色琉璃,脚如狂风骤雨,刹那间老僧就闪至古树之前,一路的泥土都被犁出一小条道。

“轰~”“轰~”“轰~”。。。

乾坤之力打在道远的身躯上,带得他一路飞退七八步才站住,嘴角溢出一丝金色鲜血。

这变故实在让人始料未及,穷尽想象力也不会想到会有这一幕。

所有人都傻了。

不止如此,好似同样很吃惊,连刚刚嚣张挥舞的巨舌和众多树藤都不动了。

老僧用手擦去嘴角的血液,随后标志性的双手缓缓合十。

“南无阿弥陀佛!太乙咒法果然厉害,若非老衲龙象金刚身已修成多年,此番怕是要受不轻的伤!”

道远的口腔中,被自己强行咬破的舌头在这一刻已经收住伤口,并在随着佛门真气慢慢愈合,顶多几个时辰就会消失不见。

“道远大师你干什么?”

“老和尚你搞什么鬼?”

燕赤霞震惊的声音和树妖姥姥不男不女中带着惊异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赵刚等人也全都看着这个他们敬重的佛门高僧。

大家在此刻默契的没有动手。

燕赤霞和轮回者是处于好奇和信任,而树妖姥姥则是好奇和出于见识了燕赤霞手段和老和尚金刚不坏之后的忌惮。

但道远却闭上了眼睛,好似在思考什么。

片刻之后,卡在双方都快忍不住了。

老和尚缓缓转过身子,正对着树妖姥姥的原生躯壳,也就是那棵古树。

“闲来无事看众生,众生三千相三千!苦海无边,树施主,你开悟了吗?”

这句话声音极小,若非在场的都非等闲,恐怕听不清。

说完这句,道远也没有动手的打算。

“燕施主,还有各位小友,今日我们就此作罢吧!”

燕赤霞正想说话,道远朝他轻轻摇了摇头。

“佛曰,不可说。”

轮回者再不甘,但也选择了相信道远,而燕赤霞自觉一人无法对付树妖,又实在对道远好奇,最后也恨恨收手。

而奇怪的是,直到众人离开,树妖也没有再动手。

或许有忌惮的因素,但其实更多的原因连姥姥自己都想不明白。

它真身虽然已经从古树躯壳脱离,但还是能与躯壳感同身受。

刚刚那老和尚看躯壳,又何尝不是在看树妖。

那眼神,好似在看自己,又好似在看别的什么,引得姥姥心烦意乱。

。。。

回去的路上,赵刚和一个队员抬着小游,而燕赤霞则扛着已经吓傻的宁采臣。

“哼,鬼没见到先找到妖,书生,这下信了吧!”

宁采臣支支吾吾没说话。

而道远则一个人走在最前面,神情飘忽,好似有心事。

“从来没见过大师这幅样子,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大师的行为大异平常?”

“不知道。。。我也想不通,如果刚刚大师和燕大侠联手,至少也能给树妖来几下狠的。”

后面的议论声大家都听到了。

道远心中泛起微笑。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想必那老妖怪状态也是差不多!’

半个时辰之后,兰若寺古刹庭院内,众人围成一圈,小游则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诸位,老衲并非有意袒护妖物,实在是这世间因缘奥妙太过玄奇。”

燕赤霞心头一动,他佛道兼修,想到了什么。

“道远大师,您莫非以修成佛门神通之一的‘宿命通’?”

“阿弥陀佛,缘起缘灭借由因果!”

老和尚说了一段揭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反而更让人相信事实就是这样。

道远装高僧的诀窍是什么?

就是当一个“真”高僧。

其实就是自我催眠,在扮演高僧的时候连自己都骗,用他自己的说法。

“这是每个中二病重度患者的必备技能。”

在这一刻,甚至包括刚刚替古树挡下几记法咒的时候,他都把自己深深代入到了一个想要度化有缘妖的得道高僧之中。

有人说面具戴久了会忘了自己原来长什么样,其实道远觉得自己也开始有点往这方面靠拢了。

比如现在,他已经不吃肉了,是真的不想吃的那种,私下场合也吃素的。

天色渐暗,也不知道为什么,宁采臣终究还是没离开兰若寺,在房间里傻傻看着那张画。

另一边,树妖姥姥果然如同道远想的一样心中烦躁。

老和尚的眼神不断在眼前闪过。

“姥姥~要不要今晚再给您弄两个活的,给您补补身子顺顺气~”

小青靠过来讨好。

平常最喜欢的东西,这会听来却没由来的引得自己更加烦躁。

“滚!”

姥姥重重得打在小青的脸上将他掀飞。

一边的聂小倩冷笑的看着小青,自己悄悄离开了。

。。。

兰若寺外远处,一大队阴森森的兵马举牌抬轿,纸人般夸张涂抹的唢呐鼓手锣鼓齐鸣。

前头一座八台红花大轿是空的,后头一座八台透风坐辇则坐着一位面容阴冷却看不清脸的“人”。

此人一声黑袍,隐隐能看出面部在不停虚影中转换,妖异气息十足。

树妖姥姥此时猛然间从座椅上站起。

“鬼娶亲!黑山老妖来早了?”

嗅到不同气息的还有道远和燕赤霞,那股强烈的阴寒使得天气温度骤降,十分骇人。

道远更是心中狂叫。

‘卧槽!阿弥那个陀佛,这厉害妖怪要来!’

。。。

不过有一点所有人都猜错了。

此时坐在八台大辇上的不是黑山老妖,或者说不是真的黑山老妖了。

吴忧修了修尖若锥刺的黑色指甲。

‘先替茉莉安出口气吧。’r

嘉峪关白癜风医院地址
小腹胀
延安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